Tag Archives: 青少年足球训练视频

(记者 许诺)2月1日,2023-2024年黑龙江省青少年冰雪运动会雪地足球比赛暨黑龙江省足球精英训练营在黑龙江冰雪体育职业学院开幕。

本次比赛分小学组和初中组,共有来自全省13个地市的26支球队、300余人参赛。

揭幕战由小学组的齐齐哈尔铁锋五校对阵佳木斯队,齐齐哈尔铁锋五校以4比0战胜对手。另一块场地进行的初中组比赛,黑河队3比0击败伊春队。

赛后,打入一球的齐齐哈尔铁锋五校10号方炫烨说:“第一场比赛就有进球,我很高兴。但是我给自己打了80分,因为今天还有几个机会没有把握住,要不然我还能进更多球。希望我们还能取得更多胜利并拿到冠军。”

11岁的方炫烨踢了三年足球,司职前锋,平时他都是在人工草坪上进行训练,踢雪地足球赛还是第一次。

“雪地足球和平时踢球感觉完全不一样。传球的力量要更大,因为球在雪地里不易滚动,所以带球也更消耗体力。五人制比赛也需要有更大的跑动范围,我是前锋也要在场上就来回跑位、拼抢。因为不停地跑,所以我在场上一点也不感觉冷。”方炫烨说。

比赛结束后,齐齐哈尔铁锋五校教练方海根赶紧招呼队员把羽绒服穿好,带领全队往室内走。

“室外温度零下20摄氏度,孩子们必须注意保暖。尤其是刚比完赛,身上可能还有汗,千万不能感冒了。”方海根教练说。

齐齐哈尔铁锋五校队是由部分校队队员和海辰足球俱乐部球员组成,尽管平时都有专项训练,但首次参加省雪地足球赛,很多队员并没有什么经验。

“我们是抱着学习的态度跟其他球队切磋交流,让孩子们好好地享受比赛过程。我觉得参加雪地足球赛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孩子们更深刻地感受足球的多样化魅力,在锻炼身体的同时,享受冰雪体育的快乐。”方海根教练表示,希望通过赛事活动的成功举办可以更好地推动雪地足球和冰雪运动发展,在体教融合的助力下,让更多学生参与并喜爱冰雪体育运动,不仅仅是足球项目。

2023-2024年黑龙江省青少年冰雪运动会由黑龙江省体育局、黑龙江省教育厅联合主办,共包含速度滑冰、短道速滑、冰球、越野滑雪、雪地足球五项内容,活动兼具竞技性、趣味性、普及性,面向6-15岁青少年开展,旨在加强青少年体育锻炼,增强青少年体质,深化体教融合,持续开展“百万青少年上冰雪”活动,巩固“三亿人参与冰雪”活动成果,营造龙江少年悦冰雪,龙江少年盼亚冬的浓厚氛围。

“控制好力度 ”“要找准位置 ”。8月12日上午,骄阳烈烈。9时许,在汨罗市二中足球训练场内,岳阳市青少年组足球U15女子代表队的队员们在教练的指导下,正争分夺秒进行对抗训练,为即将到来的省运会积极备战。

岳阳市青少年组足球U15女子代表队由汨罗体校女子足球队队员组成,虽然她们平均年龄只有14岁,但已经征战多方,为汨罗足球屡创佳绩。连日来,参赛队员们奋战在训练场上,尽管汗水浸湿了衣服,尽管做着几十上百遍重复的动作,练到筋骨酸痛,但没有一人喊苦喊累,每个细节都展现出汨罗足球运动员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希望在这次省运会上我们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队员袁泉充满了信心。

“我们从上午7点半到10点半训练,然后下午就会进行视频分析,晚上就是5点半到8点半再训练,虽然现在气温很高,但是我们会刻苦训练,力争在省运会中取得好名次。”队员曹可馨说。

不仅仅是运动员,家长们也在为即将到来的省运会默默地辛勤付出。回顾多年来陪伴孩子足球训练的经历,足球队员王宇涵的父亲王亮说:“只要孩子热爱足球,一定会全力支持,希望孩子们能够在足球场上收获好成绩、收获成长。”

为进一步提高球队训练比赛水平,让运动员们在省运会上大放光彩,教练团队也制定了专属的训练计划。教练带领足球队队员与其他县市区打热身赛,以赛代练提升团队的综合能力,开阔队员的视野,提高训练动力。同时通过模拟比赛场景训练手段,进一步提高训练质量和队员的实战能力。

对于青少年球员来说,学习头球最重要的就是掌握正确的技巧,包括正确的击球部位、正确的发力方式以及科学合理的训练方法等,这不仅能让小球员的头球技能高效进步,也可以使球对头部的冲击降到最低。

本次教程主要针对以上问题来指导教练及球员如何正确的进行头球训练,找到正确的发力方法。此外,该训练也能有效加强球员头球所需的肌肉力量。也就是说,该训练教程不仅适用于青少年球员,同样值得成年优秀球员甚至职业球员进行训练。

动作细节:前额顶球,眼睛要睁开注视来球,下巴收起,主动迎球顶出而不是让球砸自己

双膝跪地,上身挺直,当球飞来时上半身扑出向前发力,将球直线顶回,继而前臂支撑落地;

身体直立顶球:分别用三个不同的姿势完成顶球训练,侧身左脚在前、直面来球方向、侧身右脚在前;

原地跳起顶球:跳起-顶球-落地,队友将球高高举起举过训练者头顶,由训练者原地跳起,用前额顶球,然后落下;

同上个动作一样,分三个姿势进行训练—侧身左脚在前、直面来球方向、侧身右脚在前;每个姿势20次;

海鸟足球自创建伊始,一直秉承着“先教育,再足球”的足球青训教育理念及“普惠足球”的态度理念,致力于中国足球青训事业,同时兼顾草根足球赛事,旨在将足球文化普及到更多地区。

发展至今,海鸟足球已在全国多地设点,打造独具海鸟特色的青训营,并与各地进几十所学校合作,协助发展校园足球,用专业、科学、系统、高效的青训模式帮助各地区的青少年足球发展打下一个系统性的基础,为热爱足球的青少年们提供一个更为健康科学的足球学习平台,中超中甲及海外优秀足球俱乐部试训球员输送项目更是为出色的青少年球员提供了更好的深造机会和发展空间。

我们新推出的【训练配图跟我做】和【训练讲解】专栏得到了很多基层教练的广泛关注和认同,感谢一直在背后帮助我们的众多翻译老师和志愿者,以及”足球教练沙龙“虚拟团队的各位成员,是大家的共同努力和坚持给全国的基层教练们营造了这片学习园地!

今天为大家带来一套由英足总于2010年开始推广的The Future Game训练视频资料,大家可以在苹果商店搜索“The Future Game”免费下载英文版图文资料,也可以访问“哈比足球”或“足球看客”两个微信公众号阅读翻译后的中文版图文资料。

英国本土球员在1966年世界杯夺冠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级别和年龄段的国字号球队在国际大赛中摘得桂冠。在深刻的总结和反思后,英足总于2010年开始推广这套The Future Game教学内容,旨在提高球员在比赛中的决策能力以及创造性。

除了Philosophy之外,教案分为Grassroots草根水平和Elite精英水平两档。本教案系列为Elite精英水平,普遍适用于8岁以上青少年足球训练。

这套教学内容自从在哈比教练群里被推荐之后,获得大家一致的喜爱和好评。它鼓励在贴合比赛真实情况下设计训练,并崇尚更好地团队控球、整体防守以及合理推进。

在教学思路和教案设计上,非常契合我们一直推崇的“动态练习”,希望大家能够从中得到新的启发。

如图所示,14*10m的场地,划分成两个6*10m的区域和一个2*10的中间区域;

训练的目标:每组的进攻队员在2V1的情况下依次把6个球转移并穿过6*10的区域;

当球传到区域内队员接球时,中间区域内有一名防守队员参与防守,他从中间区域启动从而形成2V2。

剩余的球数量有限的时(比如,只剩下1,2或者3个球),才允许中间通道的防守队员参与并形成2V2,并且不用告诉传球队员;

训练从2V2开始,之后允许场外发球的那名进攻队员从后面进行支援形成3V2。

校园足球烽火再燃!28日下午,在洛龙区洛阳市第十四中学,由东升第二中学对阵洛阳市第五中学的一场足球赛正紧张进行。次役揭开了洛阳市2021年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初中男子组比赛的序幕。

校园足球烽火再燃!28日下午,在洛龙区洛阳市第十四中学,由东升第二中学对阵洛阳市第五中学的一场足球赛正紧张进行。次役揭开了洛阳市2021年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初中男子组比赛的序幕。

校园足球烽火再燃!28日下午,在洛龙区洛阳市第十四中学,由东升第二中学对阵洛阳市第五中学的一场足球赛正紧张进行。次役揭开了洛阳市2021年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初中男子组比赛的序幕。

洛阳市教育局校足办有关负责人介绍,洛阳市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分为上、下半年两个阶段,其中上半年赛程自3月开始持续至6月初;下半年赛程自9月开始,持续至12月。今年上半年的联赛设高中男子组、初中男子组、小学女子组、中学女子组四个组别,全市共有42支学校代表队、800余名选手参赛。

近年来,洛阳市在校园足球运动的普及推广方面迈出坚实的步伐。前不久,教育部正式公布了2020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试点县(区),洛阳有66所中小学校被命名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此外,洛宁县被命名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试点县(区)。

建设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旨在深化学校体育改革、培养全面发展人才,把校园足球作为扩大足球人口规模、夯实足球人才根基、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基础性工程,增强家长、社会的认同和支持,让足球这项运动得到更好的发展。自2018年洛阳入选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名单以来,洛阳积极深化校园足球普及推广体系、教学训练体系、竞赛体系、样板体系、科研体系建设,持续提高校园足球工作科学化、制度化和专业化水平。截至目前,全市拥有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284所,总数位居全省第一。(洛报融媒记者 孟山 文/图/视频)

新华社北京5月31日电(记者 公兵)“原地揉球”“原地拉球”“前后推拉球”……365天,一天学习一个足球技术动作,一天积累一点,一天进步一点。今年“六一”,全国的青少年,尤其是喜欢足球的孩子们,将收到一份特殊的礼物——由全国校足办组织青少年足球训练专家、中国教育电视台负责拍摄制作的365集足球运动技能教学示范视频——《天天足球》。

小小足球,始终牵动着国人的心,而提升国家足球实力,离不开校园足球。发展校园足球强调的是体育的育人功能,让更多人学会足球技能,进而提高学生的体质健康水平、磨炼意志品质,并带动学校体育的改革发展,为中国足球的腾飞奠定扎实的人才根基。近年来,发展校园足球的举措频频出台,我国校园足球得以蓬勃开展。截至目前,我国已有13381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69个校园足球试点县(区),校园足球人口基数正在稳步增长。

为进一步推动校园足球教学改革,规范指导中小学足球教学工作,全国校足办研制并发布《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教学指南(试行)》《学生足球运动技能等级评定标准(试行)》,编写了360节校园足球示范课教案,确定了足球教学示范课的核心内容。同时,作为校园足球规范性教学的有益补充,从2016年初开始,全国校足办组织由知名青少年足球训练专家汤姆·拜尔领衔的专家组进行了365集足球运动技能教学示范视频——《天天足球》的拍摄制作工作。

《天天足球》采取真人教学模式,教练教,孩子们学,真实记录孩子们对每个技术动作,从接触到熟悉到掌握的教学反馈全过程。内容上遵循循序渐进、伴随学习的原则,一集讲述一个技术动作,同时结合一些正式比赛视频进行补充说明,既有分解讲述,又有实战演示。

《天天足球》每天一集,每集三分钟,简短易学,它是对专业校园足球教材的重要补充,是一种基础性教学,更是一种普及和宣传。任何一个孩子,在没有专业足球老师辅导的情况下,看视频就能对足球的基本技能、规则有一定了解和掌握。节目将于每天18:15在中国教育电视台一频道播出。

从球员时代面对媒体低调内敛的“昕姐”,到如今随时拿着手机寻找拍摄素材的“昕闻官”,中国男足前国脚、2018年退役的国安旧将张辛昕仍在转型之路上摸索。近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从踢球者转变为观察者的张辛昕表示,他希望未来能以更合适的方式,助力中国足球重回正轨。

时间回到不久前的一次聚会上,多年来依然被北京球迷称为“小将”的南方有些哀怨地“控诉”:“都是因为辛昕发的视频,现在别人见着我,都叫我南局了。”这个绰号源于张辛昕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一系列北京老男孩队的视频,朋友多、聚会多的南方被队友戏称为“南局”,随着视频传播,“南局”的名头突破了内部限定的范围,出圈了。

2023年11月,前身为老甲A联赛的中国传承足球明星联赛在广东佛山落幕,北京老男孩以3胜1平1负的战绩夺冠,队史第3次摘得该项赛事冠军。新老球迷津津有味地追着张辛昕发布的视频,观看老男孩队场内场外的花絮,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帅金志扬在赛前动员会上说:“北京队就是这样,到关键时刻,北京人没怂的,所以北京的孩子,我们要发扬(这种精神)。”看着在北京足球历史上有着响当当名头的曹限东、邓乐军、高峰、韩旭、南方……搭着彼此的肩膀,喊“北京加油”。

身兼拍摄、剪辑、发布于一身的张辛昕理所当然地由普通队员跃升为球队新闻官,并在俱乐部法人代表南方对此表示质疑时,机智地声明,“是‘昕闻官’,而非新闻官。”

“昕闻官”的工作挺充实,拍摄老男孩比赛的同期,还推出了新节目《昕友会》,杨昊、王文华、王新欣、杨智、李提香是先后登场的5位嘉宾。张辛昕在致力于给朋友们提出刁钻问题的同时,节目也做得越来越像模像样——预告、片头集锦、字幕特效……一应俱全。

“拍摄快,不到一个小时,之后的剪辑需要3天吧。”这是张辛昕给出的新节目时间表。访谈类视频有着很高的门槛,尤其是在短视频时代。张辛昕承认这是一个很难的尝试,“如果想把观众留下,必须在前面三两句话就说到重点,不然人家看两秒就划过去了。”

看张辛昕以采访者的姿态坐在镜头前,是一件颇有颠覆感的事情。要知道,球员时代的“昕姐”是记者采访的“困难户”,总喜欢躲着镜头走。他后来坦言,踢球时总感觉有压力,尤其是在感觉自己有希望再提高的时候,会刻意躲着媒体,“觉得在场上做好分内工作就好,所以不太喜欢接受采访。”

当事人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即养成这个习惯源自进入职业一队的“第一课”,当时队里的“老大哥”很正经地告诫他“要离记者远一点”。张辛昕笑称:“咱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当时是)小队员嘛,就照做了。”

学习剪辑视频难吗?张辛昕给出的回答是不难。他当教练时,必须学会剪辑视频,通过视频做各种分析。

是的,视频剪辑已是现代足球教练员的必备技能。教练,才是张辛昕转型的终极目标。

2018年年初,为北京国安效力9年的张辛昕宣布退役。退役后的第一站,他担任U19国青训练员(即去年代表中国参加杭州亚运会的男足亚运队);再之后,他当过北京国安青训网点经理、预备队领队,还当过中甲苏州东吴的助理教练、领队。

“我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好教练,我自认为是有点想法的那种,而且很适合搞专业的东西。”张辛昕至今仍坚持学习教练员课程,参加教练员培训班,如今的暂停更像是停车后再起步前的寻找方向,“我的性格应该是适合做教练的,冲突点在于我不太能适应教练的生活方式。”

2018年在国青队的10个月里,张辛昕有8个月没能回家;后来在苏州东吴任职的半年也是类似情况。他用割裂感来形容那种状态,“我可以接受长时间出差,但这种相当于换了一个圈子,和北京(的生活圈子)好像没什么关系、没有交集的模式是我无法接受的。球员时代虽然也经常外出集训、比赛,但总归是可以回家的,退役之后还这么长时间不能照顾家里,就说不过去了。”

在外界看来,运动员退役后担任教练是顺理成章的转型,人们忽略的是,在中国足球目前并不理想的生态环境下,本土教练的就业选择并不多,所以自认要求并不算高的张辛昕依然在寻找合适机会,“现在看,(从球员到教练的转型)可能是不太成功的,我一直在思考今后应该干什么。”

拍视频就成了这段“空档期”的选择,尽管他自认“不算什么正经事儿”,但也算换了一个角度观察中国足球。只是观察的结果让张辛昕有点悲观。

尽管中国足球屡屡因为成绩、表现不佳被“骂上”热搜,但日常中关注中国足球的人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张辛昕做了一个横向比较,“坐拥百万粉丝的篮球博主有很多,但同等粉丝量级的足球博主真的寥寥无几。”

当然,这里面有中国足球自身的问题。在录制视频、担任各平台解说嘉宾时,张辛昕的体会尤为强烈,“别人一问中国足球怎么了,未来的路怎么走?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真的有太多问题了。比如这届亚洲杯,比赛踢得不好,队员应该只发挥出了60%的水平,主教练对此肯定有责任,但如果把题目换成中国足球该怎么办?那就不是一两个人能解决的事情。”

对中国足球而言,这届亚洲杯的惨淡战绩是刻骨铭心的耻辱,尤其是在亚洲球队被认为“整体进步”的当下。在国足冲击2022年世界杯时,张辛昕曾负责为球队剪辑亚洲对手的视频。通过近几年的观察,他对亚洲对手的表现早有预期,“亚洲球队并不是突然间进步的,他们一直在进步,而中国足球则在退步。”

本届亚洲杯,伊拉克胜日本、塔吉克斯坦闯进8强都令球迷惊呼冷门,张辛昕给出了另一种观点,“伊拉克一直都很强,在我看来,他们胜日本算不上爆冷。塔吉克斯坦更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弱队,2018年亚青赛,我们小组赛第一场就输给塔吉克斯坦了。”

不了解亚洲对手的不仅仅是球迷和媒体,球员也一样,张辛昕承认这一点,“我踢球的时候,了解亚洲球队的主要途径就是亚冠和国家队比赛,平时大家基本不可能去看泰国、越南的国内比赛,也不会关注东南亚球队之间的比赛踢成什么样,对亚洲对手的认知都是来自一些固有印象。”

2018年担任国青训练员期间,张辛昕开始系统性了解亚洲球队。彼时刚退役的“昕姐”认为,对越南、阿联酋“没什么踢不了的”,何况那个年龄段的朱辰杰、蒋圣龙等人是圈内公认的好苗子。

现实是兜头泼下的一盆冷水,那支有着好苗子的国青队在欧洲拉练时,几乎和亚洲同年龄段对手踢了个遍,输多平少,更遑论取胜。球队在亚青赛首战0比1负于塔吉克斯坦后,第二轮0比2败在沙特脚下,全场比赛控球率30%,被对手压制在半场。

“我们的整体实力不够,尤其通过亚青赛,就可以大概了解我们青训的整体水平了。”张辛昕感触颇深地提起此前“边走边拍”时发布的两个视频,一个是日本12岁小球员的训练课,另一个是一场泰国高中足球决赛。

“日本小孩的技术确实好,更可怕的是,这种好指的是所有孩子,而不是挑出来的个别人,就像你忽然发现周围都是学霸的感觉;看泰国高校比赛是碰巧,之前在我的印象里,他们的水平是不如中国球员的,但那场比赛让我觉得,他们和我们职业梯队孩子的水平差不多。”张辛昕说。

“这些年咱们没出什么人才,培养青训苗子的地方也太少了,就很有限的那么几个。”在张辛昕看来,当人人都在问“中国足球怎么了”的时候,这便是其中一个答案。

退役后这几年,张辛昕经历了中国足球青训的最基层(俱乐部青训网点),也到过中国足球青训的最顶层(国青队)。在他看来,困扰金字塔塔基的最大问题在于培养体系模式不够完善,向上的通道尚未打通。

“和以前体校模式不一样,现在的孩子踢球,需要家里花费更多。”据张辛昕保守估算,如果一个孩子从七八岁启蒙阶段进入兴趣班、接受青训俱乐部培养到进入职业梯队,前6年至少要花费12万元。在中国足球大环境不尽如人意的当下,家长们越来越不愿意让孩子走足球这条路。踢球的青少年总人数少,拔尖的苗子自然更少。

另一个未能解决的问题是由爱好变为职业的方向并不明确。“国内青训做得好的地方就是根宝基地、鲁能足校、浙训和之前的恒大足校。踢球的孩子,向上的通道很模糊——如果想进职业梯队,是先去这几个地方,还是有别的路?去哪里可以踢出来?这就涉及整个培养体系设计的问题。青训的培养体系、竞赛体系更完善的话,人才自然而然会涌现出来。”张辛昕说。

张辛昕依然在转型当教练的路上摸索,而中国足球也在兜兜转转中寻求正确的道路。

中国足球面临的这道难题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解题的第一步无非还是抓好青训,让踢球的孩子先多起来,只有这样才能吸纳、接收更多的基层、青训、梯队教练投身其中,大家都有事可做且能看到希望,这点很重要。只有久久为功、常抓不懈,才有可能把中国足球这个微弱的炭火盆重新烧得旺起来。

简介:作为一名京籍球员,张辛昕出道后的第一站并不是北京国安。代表北京出战九运会后,他在深圳健力宝正式开启职业生涯。2005年1月,他由深圳健加盟武汉。在武汉光谷退出中超后,张辛昕于2009年2月成为北京国安该赛季确定的首名内援。2018年2月15日,张辛昕正式宣布退役。16年职业球员生涯中,张辛昕的顶级联赛出场数为257场,足协杯22场,亚冠联赛17场,国家队2场。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海口2月2日电(李争艳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任明超)今天上午,2024东润杯·海南省青少年足球邀请赛在海南省足球协会裕东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落下帷幕。本次比赛由东润公益基金会、海南省青少年希望基金会联合主办,来自海口、三亚、儋州、琼海、文昌、临高、保亭、陵水、琼中等9个市县16所中小学校的近300名足球少年参赛。经过多轮激烈角逐,海口市灵山中学、海口市秀峰实验学校与三亚市吉阳区南新小学分别荣膺高中组、初中组与小学组冠军。

海南省青少年希望基金会负责人介绍,本次比赛结束后,海南省青少年希望基金会与东润公益基金会将继续行动,选拔海南高校体育专业的大学生志愿者,前往参赛小学开展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同时为参赛球队所在学校捐赠足球装备,以支持校园足球训练。